您的位置 首页 投资理财

2017-05-29宽货币·紧信贷 #F1110_货币借贷

宽货币·紧信贷 #F1110 宽货币·紧信贷 #F1110 宽货币·紧信贷 #F1110     一)    …

宽货币·紧信贷 #F1110
宽货币·紧信贷 #F1110
宽货币·紧信贷
#F1110
 
 
一)       序言
 
 
在《大纲的困扰》 一文中,我们开篇名义:微信号只讲楼市。
#40
货币经济学一概不谈。免得听众睡着。
 
 
不过最近实在没什么话题好讲。昨天晚上刷微博,刷到一个话题又让我气闷。 
 
在我看来,中国的经济学,基本属于“以上全错”类型。
我不是说叶檀渣,我是说在座的各位,全部都是垃圾。
 
5.20张五常在深圳演讲《从科学角度看经济学的灾难》
老爷子磕叨二个小时,其实概括来讲,就二句话。
目前的院系经济学,已经走入歧途。整天捣鼓计量经济学。
而对最基础的原理,一片混借贷债务信贷淆。
 
 
水库文章中,曾有一篇《税收真的能「劫富济贫」吗?》#F250,那是撕上海财经大学的。当年有一个博士生,大言不惭地在知乎谈《福利经济学》。
 
我上去二个耳刮子。
“你什么学校的”。
“你老师什么学校的”。
“你怎么获得文凭的”。
我倒是奇怪了。《福利经济学》这种东西,居然还能有老师站在台上堂而皇之地教,居然还有学生在下面做笔记。你们居然还有考试。
 
逻辑
你丫妈妈桑有没有教过你 。
有逻辑的话,你怎么听课听得下去。
世上根本不存在《福利经济学》这门学科。

福利是什么,福利即抢劫。
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,福利一定有纳税人买单。
福利就其本质,是完全不工作的寄生虫绿教徒,躺在纳税借贷债务信贷人头上,抢劫纳税人的本国居民。 
 
抢劫的事,你还有理了。
《福利经济学》不过分赃经济学。
那以后是不是还要搞“山贼经济学”“马匪借贷债务信贷经济学”。
 
三观不正,你搞那么多图表微积分有屁用。
在我看来,中国所有科院派“(伪)经济学家”都不配颁发博士文凭。我不是说你啊。
我是说在座的各位,全部都是垃圾。
叶檀无异。
 
 
(看了这张表以后,彻底对学术界SCI失去信心)
 
 
 
二)       宽货币·紧信贷
 
言归正传,最近几个月中国金融界的核心主线,是“宽货币·紧信贷”。“金融会议六点意见”之后,更是全面收紧。
 
商业银行放贷,对民间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控制信贷,能否抑制通胀。对民间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央行是否要持续提供货币,以维持经济正常运行。对民间好事还是坏事。 
对于这些基础问题,目前“正统派”回答全部都是错的。
不是说他们的图表画得不好。
而是他们的三观,全部都是错误的。
 
我们从头说起。
 
 
 
设想一下,假设存在二个国家。一个岛A,一个岛B。
彼此相隔十分遥远,除了定期的航运往来,彼此之间并无交流。
 
其中岛B,是一个富庶的国家。
应有尽有,汽车电子卫星医药女装美甲,一切享受都有。你可以把它想象成日本。 
岛B这个国家,它唯一的缺点,是完全没有“钢铁业”。
整个国家,一寸铁矿石都没有。保证让你掘地三尺,都找不到借贷债务信贷Fe元素。 
我们知道,钢铁是现代社会的基石。
你造铁路,造大桥。造汽车,造机床,任何一样东西都要用到钢铁。没有钢铁,整个社会寸步难行。
 
 
与此同时,大洋的彼岸。还有另外一个国家A。
A国的唯一特色,就是拥有大量的铁矿。
 
 
则AB二国的关系,显然可以描述得非常简单清晰;
A卖铁矿给B
B卖汽车电子女装面膜护肤品保健品冰箱洗衣机彩电手机相机换钢铁。 
 
话说B国人民,日夜辛勤劳作,然后要把“劳动产出品”的很大一部分,交给A国。换取A国的钢铁。
时间久而久之,B国人民不由有了想法。
 
“可不可以降低外贸依存度”
“可不可以更有效地使用钢铁”
 
 
举个例子,图左是我们常用的易拉罐罐子。从小到大,撕了无数的指环下来当戒指。图右是借贷宝的129qb90年代之后改革,新款的易拉罐盖子。
你知道二者的区别么。
 
 
区别就是,新款的“回收率”可以达到100%
对于旧款来说,“拉环”撕开之后,随手一扔。绝大部分时间,是找不回的。拉环占铝材5%,整体回收率95%
 
而新款的易拉罐,铝的回收率几乎是100%
任何一寸都不会浪费。
 
 
对于“B国”来说,他的工商业(界),利益是一致的。
大家都在竭尽全力地减少着“钢材消耗量”。可以复用的情况,尽量回收。一吨钢铁,恨不得反复利用三次,四次,五次,十次。
旧大桥被腐蚀了,拿回炼钢厂重练。
冰箱,洗衣机淘汰了。绝对不会散置在垃圾填埋场。肯定有专业的拾荒队伍,把每一寸的金属都分解。然后再重新卖给废钢借贷债务信贷厂。
Recycle次数越多越好,对资源的利用越有效越好。
 
 
三)       央行和商业银行
 
好了,现在我们有另一个模型:央行,商业银行,工商业。
 
 
在整个游戏之中,一共有三个玩家:央行,商业银行,工商业。
有人以为“商业银行”的屁股是坐在A岛的,此大谬也。
 
给你份开业牌照,难道你就以为自己姓赵了。
商业银行,也是民营工商业的一种。受全社会平均利润持平。他当然是希望实业利润更高的。 
 
因为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银行法》明文规定,RMB是中国红旗境内唯一合法的货币。因此B岛具有汽车电子女装面膜化妆品电视机等一切行业,唯独不具备“印钞行业”。 
钞票和“钢铁”一样,也是一种借贷债务信贷经济体必需品。
随着生产和GDP的不断增加,你对“通货”的需求也会不断增加。否则整个经济体就难以运转。因此B岛,必需向A岛进口“货币”。
 
这个“货币”是什么呢,就是铸币税。
每一年,随着经济的发展,央行就可以“独家垄断”[1]印发纸币。你工人农民白领,辛辛苦苦耕地织布画图烧菜,央行凭借着“印纸币”就全拿走了。 
 
但是B岛的反抗,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在维持“经济运转”的基础上,B岛会尽量缩减“纸币”的进口。
就好比一个资源匮乏的岛国,会尽量地节约能源,以使得资源利用最大化最效率

化。对基础货币的需求,要尽量缩减。全体工商业结成联盟,使货币被反复重复衍生利用。央行是敌人,银行业和工商业是人民同借贷债务信贷盟。
 
 
 
而A岛的贪婪是无止境的。
 
久而久之,但A岛胃口越来越大想要掠夺更多的面膜化妆品时,他发现B岛对“货币”没什么需求。
 
或者说,“不新发纸币”社会也不会通缩。
“一新发纸币”社会马上就通胀。
科技效率的提升,抵消了对基础原料的需求。
 
 
那怎么办呢,A岛想了半天。
“把他的腿打断”。
把B岛所有的废品回收站,Recycle设施停工。
 
 
四)       任性地滥发纸币
 
各位,在我们目前工业社会中,“铝”是一种廉价资源。
铝虽然消耗量很大,广泛地用于易拉罐,餐具,包装,家电等各种场合。但是铝的“回收率”很高。
几乎可以做到100%
也就是一吨铝可以重复用。除非借贷债务信贷更多的农村人口进入城市,否则铝矿几乎永远够用。 
但是,假设哪一天A岛出台一条法令:“所有的易拉罐不许复用”,必须全部填埋到土中呢。那么对于“铝”的需求就会激增。由重复性产品变成一次性产品。
 
 
“宽货币·紧信贷”的原理与此类似。
央行不知道听哪国学者瞎说,以为经济学的原理,就是要控制好M2,M2不会通胀。[2] 
于是央行想,我准备发布240万亿M2,是基础货币40万亿*6倍货币乘数。还是60万亿*4倍乘数
还是80万亿*3倍乘数呢
 
显然是80亿*3最有利啊!
“宽货币”的意思,就是央行要印很多很多的钱,去造铁公基,四万亿,曹妃甸。 
我们要向你出售很多很多铝锭。
但是不允许你易拉罐借贷宝的129qb重复使用。
这样A国利益最大化。
 
 
我想,央行对于“货币电子化”,互联网手机银行,肯定是悔得肠子都青了。要什么电子化呢,科技越发达,则对“基础资源”的利用更高效。
瞬时转账,货币光速。
 
央行最好恨不得把所有的电讯网络都关掉。
电子化货币也关掉。
大家全部退回到实物银洋的境界。
 
以后要买东西,您自己带一麻袋的银币出门。
 
最好是退回石器时代,没有划账,没有票据,没有信用系统。
整个社会的货币乘数,无限接近于1。
 
则维持M2总量不变的话,最多可以印发240万亿基础货币。
12*20=240
40*6=240
80*3=240
240 * 1 = 240
把全国的商业银行封门。废借贷宝的129qb除中国境内的一切信用和信贷。
货币乘数跌到1,理论基础货币就可以达到240万亿。
央行还能印几十年铁公基。
 
弗里德曼(Milton Friedman)90年代来亚洲考察:发现工人在用铲子挖运河而没有重型机械,便问原因。
当地官员答:“用铲子是为了创造更多就业。”
弗里德曼:“那别用铲子了,用勺子挖吧。”
 
中国央行:为了控制通胀,给人民更好的生活。要严格限制商业银行撮合双方自愿的交易。答:那还要什么银行。把银行封了不是更好。
 
请记住:
商业银行增加货币信贷乘数,是好事。节约了来自中央银行(A岛)的剥削。所有自愿的借贷,都是好事。dT>0
中央银行增加的任何基础货币,都是剥削。
 
你借贷宝的129qb所学习的商业银行学,全部都是错误的。
 
 
五)       经济规律
“宽货币·紧信贷”是一个非常邪恶的话语。
它意味着“吃完人民吃地方”。
中央机构无限扩权,并掠夺地方机构的给养。
带来全国的败坏。
 
每当入不敷出,滥发纸币,央行又不想“通货膨胀”的时候。
“宽货币·紧信贷”就会一再被提出。
 
控制M2不变。
40*6
还是60*4
还是80*3
还是240*1
 
而我们纵观历史数十载,如此可笑的政策。
却是一次也没有成功过。
 
 
因为“货币乘数”基本上是一个常数。
且随着电子化,城市化,高学历化,科技化的发展,这个乘数一直在升高。只要网银发展,“资源有效利用”,货币乘数扩大,借贷债务信贷就是不可逆的。 
人类文明的强大,有二条主线。
1)      获得更多的借贷宝的129qb资源
2)      对资源更好的利用
即使同样的吨位,技术的进步,也使得今天的汽车和二战时期性能差几倍。对资源的更有效利用,是不可逆的趋势。 
 
在历史上,中国央行主要通过“存款准备金”和“行政调控”等方法,“紧信贷”切断货币乘数。
存款准备金的危害极大。存款准备金直接导致:影子银行,地下钱庄。对工商业迫害高利率。[3]
“行政调控”不可持久。而且总会被绕过去。
 
 
在过去几年,我们看到了一条又一条的“通道”崛起,然后又被灭掉,然后又崛起。从最初的p2p,到表外资产理财产品,万能险,到同业存款,再到今天的基金通道业务………市场创新永远存在,只要“紧信贷”,就一定会有人想出货币复用的方法。从长远看,“紧信贷”政策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。
 
 
而且“宽货币·紧信贷”会造成恶劣结果。
“几年”一次的危机。
 
“宽货币·紧信贷”制造了一种幻觉,以为M2被压下去了。
80*3,央行于是放心大胆地印刷了80万亿基础货币(预计)。但事实上,“紧信贷”是紧不下去的。行政调控总会被市场击败。更严厉的管制,只会导致“脱媒”。使得所有的信贷活动,都不从银行渠道走。
 
 
终有一天,央行从美梦中醒来。抬头一看,货币乘数达到了惊人的80*6=480,于是引发了大灾难。
也就是几年一次的大洪水,其实从“宽货币·紧信贷”那天,借贷债务信贷就已经打好了基础。 
 
 
 
 
 
 借贷债务信贷
[1]真正的奥派认为,健康的国家,应该是多种货币的。任何一个私营机构都可以印发自己的货币。因而把“铸币税”回赠至民间。铸币税—->工商业利润的一部分—->人民的收益
[2]经济在于自由,而不在于统计。通过计划方法控制M2,那是削足适履。[3]参见《准备金率和地下钱庄》#830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西西木博客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xwood.com/index.php/2021/10/26/2017-05-29%e5%ae%bd%e8%b4%a7%e5%b8%81%c2%b7%e7%b4%a7%e4%bf%a1%e8%b4%b7-f1110_%e8%b4%a7%e5%b8%81%e5%80%9f%e8%b4%b7/

作者: jinjijiao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